某某机械设备有限公司欢迎您!

长园集团子公司业绩造假罗生门:收购明星企业埋雷

时间:2020-07-27
12月25日晚,身陷“子公司业绩不实疑云”的长园集团(600525.SH)接到了上交所的监管函。上交所拒绝长园集团“减缓核查工程进度,根据具体核查结果确认业绩不实、资产减值等涉及事项有可能造成的对以前年度财务报告追溯到调整的范围和金额,以及对2018年度财务数据的影响”。前一日,长园集团在公告中称之为,其在2016年并购的子公司长园和鹰或不存在业绩不实,其智能工厂项目和设备业务的真实性不存在根本性问题。公司称之为,长园和鹰与安徽红爱、山东昊宝以及上海峰龙签定的三个智能工厂项目,已大量复工。12月25日下午,当21世纪经济报导记者步入长园集团总部大楼时,挨着会议室的证券部办公室,电话声短促地响着,室内仅有两名证券部业务专员应付着投资者的狂轰内乱炸伤。半个多月前,离任仅有5个月的长园集团证券代表顾宁申请人辞职,目前公司还没决定人接任他的职务,投资者和媒体招待都交由7月份才离任的董秘低飞。

长园集团子公司业绩造假罗生门:收购明星企业埋雷

当日,21世纪经济报导记者还联系了因涉嫌业绩不实的涉及方安徽红爱、山东昊宝,现场探访了上海峰龙。令人车祸的是,上海峰龙涉及负责人称之为,将不会之后前进与和鹰的合作。而当21世纪经济报导记者多次约见安徽红爱、山东昊宝对外发布的电话时,皆无法接上。并购埋雷两年前,当长园集团以18.8亿的价格,高达652.02%的增值率并购长园和鹰80%股权时,没有人预料到,这家曾多次想冲击创业板的“明星企业”,不会沦为一颗爆炸长园集团商誉危机的炸弹。2017年,长园和鹰不仅没已完成业绩允诺,其寄托了大量心血的智能工厂业务,没一笔追加订单。而2016年签定的订单虽然早已证实收益4.77亿元,但实际只接到7,453.58万元的回款。当长园集团在上交所的劝说之下展开核查时,却惊讶地找到,长园和鹰与安徽红爱、山东昊宝以及上海峰龙签定的三个智能工厂项目,早就大量复工。其中安徽红爱和山东昊宝皆与长园和鹰另外签定了“抽屉协议”。根据长园集团透露的信息表明,安徽红爱、山东昊宝和上海峰龙与长园和鹰签定的项目,截至2018年6月,竣工亲率分别超过了97.85%、98.45%和99.14%,分别证实收益2.23亿元、1.17亿元和1.37亿元。但交易对方缴纳的偿还却仅为6113.58万元、400万元和940万元。通过现场探访,长园集团回应安徽红爱项目仅有部分设备正处于运转状态,但安徽红爱单方声称其已与长园和鹰签订《补充协议》,誓约已签订的《竣工验收澳门基本法》违宪,《往来账项询证函》等文件上公章不是安徽红爱现实印鉴。山东昊宝、上海峰龙项目则正处于复工状态。其中,山东昊宝几乎没缴纳剩下款项的意向,并单方面声称早已与长园和鹰等签定《三方协议》,山东昊宝不必须实际遵守原《销售合约》项下义务。而对于上海锋龙,长园集团则确认,上海峰龙厂房、办公楼皆为出租。但由于并未如期缴纳房租且不存在大量诉讼纠纷,目前已被列为法院明知被执行人名单,已无之后履行合同的能力。然而戏剧性的是,12月25日,21世纪经济报导记者联系上了上海峰龙有关负责人,该人士回应,目前上海峰龙还没付清款项,而长园和鹰的智能工厂项目交付给期一拖再拖,现在工厂的情况并无法符合生产市场需求,所以自由选择复工,但公司其他工厂长时间运作,并不不存在面对大量诉讼的情况。上海峰龙还款疑团12月25日,21世纪经济报导记者回到了上海峰龙科技的登记地址上海市金山区朱泾镇泰日路288号。

长园集团子公司业绩造假罗生门:收购明星企业埋雷

现场,21世纪经济报导记者未见“上海峰龙”涉及标识,大门墙上表明为一家取名为“棕榈泉”的新材料科技公司,而这家公司正是“上海峰龙”智能工厂建设项目用地的出租方。按照长园和鹰为上海峰龙制订的智能工厂解决方案,是为其打造出年产10万件自定义服装的工业4.0智能工厂,通过数字化控制系统和智能挂运送系统构建原材料、裁片、成衣等物料的智能存储与横跨楼层智能运送,提高物料管理效率,大幅度减少物料运输中的人力成本和时间成本。但是,两年过去了,智能化工厂仍然没能长时间投入生产。保安室仅有一位年长的门卫大爷向21世纪经济报导记者证实,上海峰龙显然在此地租有厂房,共计3栋大楼,面向大门的白色大楼和西侧白色大楼为上海峰龙智能化工厂项目,靠门口西侧的灰色大楼为行政楼。门卫告诉他21世纪经济报导记者:“上海峰龙现在没有人,厂房早已闲置一年多了。”25日,上海峰龙科技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导记者说明称之为:“智能化工厂并未投放运营,是因为设备调试仍然没已完成,尽管各个生产环节可以只得构建生产,但无法全线贯通,无法展出个性化市场需求。”这与长园集团公告的原因相符——智能工厂项目工期迟缓原因系由各模块间的软件数据交会经常出现问题,造成项目同步试运行所花费时间近超强预期。按照上海峰龙负责人的众说纷纭,该项目就让在2017年4月份月交付给,但因为调试等问题,2017年5月份才有员工入驻,以后2018年3月,其间仍然有人员转入调试,并有员工展开生产,但眼见项目调试不顺利,上海峰龙出于用工成本的考虑到,今年5月全面复工。“智能化项目交付给期限一拖再拖,这几个月房屋仍然都是闲置的,所以我们和棕榈泉方经常出现了一些房屋租赁纠纷,不过目前双方早已在大力协商了。” 上海峰龙负责人说。而对于长园集团公告信息中上海峰龙“不存在大量诉讼纠纷”和“有可能不具备履行合同项下缴付业务的能力”,上海峰龙负责人称之为这一透露并不有误。“今年以来我们早已解决问题了与顶鹰装饰、伯瑞装饰的多起诉讼,只有一起和棕榈泉的出租合同纠纷双方正在大力协商当中,我们的各项业务积极开展都十分长时间,而且智能工厂项目我们也不会大力和长园和鹰交流。”上海峰龙负责人说。同日,21世纪经济报导记者就上述事项查证了高飞,她回应,对于部分上海峰龙诉讼纠纷结案的事情, 对方并没呈现出给上市公司。

长园集团子公司业绩造假罗生门:收购明星企业埋雷

高飞说道:“我们的律师在11月底、12月初去了一趟现场,看见的情况就是涉及人说道他们没付清租金,还牵涉到官司,项目我们早已全权委托给律师了,律师不会按照调查进展、涉及程序及时透露。”而上海峰龙负责人则告诉他21世纪经济报导记者:“上市公司根本没联系过我们,也没发去函件告知涉及信息,我们怎么给?上市公司来工厂实地探访,我们也是通过房东才告诉的。长园集团透露的公告,说道我们诉讼很多,这些信息很损害我们。”罗生门待解尽管遭遇了“延工”,上海峰龙仍回应与长园和鹰的智能工厂项目还不会之后前进下去,“却是我们早已拿走这么宽的时间跨度和代价了,必需要继续执行已完成”。至于余款的缴纳,上海峰龙负责人笃定:“不要担忧,认同不会缴纳的。”并且,他向21世纪经济报导记者透漏,一方面,正在与长园和鹰就技术更改做出交流,“无法超过4.0版本的智能化生产,可以再行构建1.0版本的生产”;另一方面,有可能在明年1月底实施新的场地的迁往问题。面临智能化项目没能如期竣工引起的一切后果,上海峰龙负责人回应:“我们保有行政处分权利,但坚信事情是可以调和的,不会之后谋求协商的方式。先前有可能是签定补足协议,由他们之后调试,设备损失我们可以自己负责管理。”另一边,某种程度累及于长园和鹰智能工厂项目“罗生门”的长园集团,也不能“自咽苦果”。低飞告诉他21世纪经济报导记者,目前项目调查正在展开中,公司也不会聘用专业评估机构展开评估,做到适当的减值。不过,21世纪经济报导记者注意到,目前长园集团的危机还远不止于此。由于近年来的肆意收购,长园集团商誉高悬。多达,截至2018年6月末,长园集团69家子公司中有50家为并购而来,长园集团的商誉由2014年末的9.1亿元,剧增至2017年末的54.8亿元。其另外一家子公司中锂新材被接踵而来沃特玛资金链危机,2018年业绩同比大幅度上升,目前亏损额较小,预计无法扭亏,商誉也不存在较小减值风险。肆意收购但却产生如此多的后遗症,长园集团的收购逻辑有一点批评。回应,低飞说,“长园的愿景是打造出‘技术著称不受人敬重的百年老店’,(公司)做到了很多收购,还包括电动汽车涉及材料、 智能工厂装备及智能电网设备三大业务板块。只不过适当板块的收购(标的),当时也是同行业细分领域中归属于前三名的企业,还包括和鹰和中锂,都是通过尽调、董事会、股东大会等一系列原始的流程后要求的。